走进大发888体育在线 缔造国际品牌
  产品中心
联系方式  
服务热线:400-00088988
传 真:0371-98388988
邮 箱:w88youde@w88.com
网 址:http://www.w88.com

“传菜部,生命的绽放 第二章 青春在都市中沉睡四【原创】

时间: 2016-05-17  点击次数:944

 

  

“传菜部,生命的绽放 第二章 青春在都市中沉睡四【原创】   ”勤姐微笑着说,体会爱情最深刻的含义,它需要包容和理解,等我把找的零钱放在手银夹里递给大哥时。   

第二节 蓝色酒店昶锋心灵中的玫瑰   

题记:都市里有一种声音在呼唤昶锋,让昶锋靠近它,抚摸它。昶锋曾经在灯下写过许多的日记。这些都是昶锋消极时写下的。在这个时期中昶锋迷失人生的方向,像迷失在茫茫大海中的孤舟,像失去母亲的孩子,像失去翅膀的鸟儿。昶锋喜欢看北京卫视的档案,让昶锋回到过去的岁月中,让昶锋了解到曾经无法了解的故事。每天看都能带给昶锋很多的启发,很多的感动。让昶锋的心灵中更加有一片纯洁的天空,也让昶锋的心灵中拥有更多兑糖的机会。这一切也许是昶锋怀旧的缘故。   

原来拿对讲机的感觉是这样的好,好像自身就是领班一样。这毕竟不是真实的,它是虚幻的。可是昶锋怎么也没有想到,拿对讲机也成为昶锋和二毛打架的根源。   

“二毛,你一会和昶锋去负二楼下菜。”领班微笑着对二毛说。   

“好的。”二毛微笑着说。   

我们来到负二楼,看到接昶锋的那辆车,也看到一个很大的地下停车常将菜运上酒店已经是8点40分,已经到交接班的时候。昶锋和二毛不值班,将值班的同事叫去吃饭。快到元旦节到酒店订酒席的客人也是非常的多。在这段时间酒店都是非常忙碌的,忙碌却让昶锋过得很充实。   

“勤主管我什么时候能休假?”昶锋微笑着问勤主管。   

“元旦节过后你就可以休息,你的身体好像不太好?”勤姐严肃的说。   

勤主管的这句话在预示着什么?它会给昶锋今后的成长带来什么?一个个的问号像火山爆发一样袭击着昶锋的大脑。   

“你好瘦,是不是营养不好。”勤主管关心的问昶锋。   

“我也不知道,只是小时候经常生玻”昶锋平静的说。   

晚上我们站在传菜部准备传菜时。俩个前厅的服务员走进来。气势很凶的样子。   

“你们俩个来做什么?”领班平静的问。   

“我们来看估清菜都有什么?”他俩凶凶的说。   

“不是上班来之前就已经通知过。你们不知道问你们区域的领班和经理。”领班严肃的说。   

“怎么问不得了?”他俩说。   

“你们俩凶什么凶?”领班有点生气。   

“我们就是这样,怎么了。”   

昶锋只见我们一个传菜部的兄弟就像其中一个一脚就踹过去。动作特别的快,他躲闪已经来不及,一下就倒在地上。另一个看见马上扶起他就走。可是这件事表面看好像解决。事实上没有解决。接下会发生什么?又会给昶锋怎么的启示?昶锋看见琴姐靠在操作台前,眼中有泪水在轻轻的滑落。那是爱和关怀的泪水,也是这样的泪水让昶锋懂得尊重和信任。   

“琴姐,不要哭,我知道今天都是我们不好。可是前厅的服务员也太过分。”昶锋平静的说。   

“那你们也不应该动手打他们埃”勤姐伤心的说。   

“勤姐,我们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昶锋严肃的对勤姐说。   

“勤姐,走我们去吃饭。”昶锋平静说。   

“我不饿,你们先去吃。”勤姐此时给昶锋的感觉不对,她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们?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也许是怕我们担心还是怕我们伤心。   

调来的不是主管而是部长,她比勤主管严厉很多。她来之后传菜部的兄弟没有过去的快乐和微笑。我们似乎都不想说话。每天都知道工作,盼望着下班。   

“昶锋,他们都到什么地方去了?”她严厉的问昶锋。   

“我怎么知道,他们去什么地方都不会给我说的。”昶锋严肃的说。   

“你去给我把他们找回来。”她依然严厉的说。   

“好,我马上去。”怎么来这样一个部长?对我们这样凶,还是勤主管在的时候好。好希望勤主管早点回来。结束这样的日子,结束这样地狱似的生活。昶锋已经受够,不要再受这样的待遇。昶锋的脚也为工作忙碌打起很多的水泡,看到伙伴的脚和昶锋的一样,昶锋心里感受到难过。我们依然坚持的工作着。   

随着脚的巨疼,昶锋终于给部长请假。   

“部长,我的脚很疼,能不能休息一天。”昶锋平静的说。   

“昶锋,你的脚怎么这样?”伟部长平静的说。   

“我的脚上打起很多的水泡,现在很疼。”昶锋平静的说。   

“那你帮助大姐她们发夹子,就不要传菜。”伟部长平静的说。   

“好的。”昶锋微笑着说。   

“明天你休息一天,去医院看一下。”伟部长平静的说。   

昶锋的脚在医院检查之后,医生给昶锋开一些药。没有多久就回公司上班。   

“你们都怎么了?怎么都不爱说话?我没有走之前,你们都是这样的爱说。可是我回家回来,怎么不认识我吗?”勤主管惊讶的看着我们。   

“不是这样的,是我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笑,什么是快乐。”我们平静的说。   

“勤主管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一个伙伴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孩子们,究竟怎么回事?”勤主管平静的说。她的这句话温暖着我们的心灵,让我们感受到爱,这样的爱是这样的亲切,这样的美丽,像彩虹一样美丽。   

她已经把我们当成她的弟弟一样看待,似乎已经不是管理员和员工的对话,而是姐姐和弟弟之间的对话。   

“勤姐,我们真的好想你,好想你早点回来。”我们委屈的说。   

“我现在不是回来,你们应该高兴。”勤姐微笑着说。   

二毛的一个消息让昶锋感受到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为什么来得这样的快?她这样优秀为什么要离开蓝色酒店?昶锋休息的那天,昶锋在蓝色酒店休假时也是勤姐走的前一天,昶锋一个人在王府井大街穿梭着,它是如此美丽。昶锋第一次来到王府井大街才真正感受到京城带给你的魅力,也许在这时你就喜欢上京城,决定在这里发展下去。   

昶锋在王府井大街穿梭,用手机拍下许多值得珍藏的人和感动的画面。不远处停放着一辆免费鲜血车。昶锋走上前去。   

“小伙子,曾经献过血吗?”医生平静的问昶锋。   

“我曾经在部队献过一次血。“昶锋微笑着说。   

“你现在可以上车去献血。”他微笑着说。   

这是昶锋第一次在京城献血。昶锋献完血去王府井书店买几本小说。昶锋喜欢阅读小说。它对昶锋的影响很大。   

“勤主管今天生意好吗?”昶锋微笑着问勤姐。   

“今天生意不错,休息好没有?”勤姐微笑着问昶锋。   

大姐和伙伴都看着昶锋笑,昶锋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爱,爱才会让大姐和伙伴对昶锋微笑。爱就是这样的简单。   

“勤姐,要回重庆看病,也许不会回来。”二毛平静的说。   

“不可能埃勤姐休年假不是回去看玻”昶锋平静的说。   

“也许是严重,也许在重庆有更好的发展。”二毛平静的说。   

“勤姐,走后谁管传菜部?不会还是她吧。”昶锋严肃的问二毛。   

“当然不是,是小辉。”二毛微笑着说。   

早在勤姐修年假以前就已经递交辞职报告,要一个月以后才能批准,就这样一直拖着。   

“其实小辉希望我和你去争这个领班的位置。”二毛平静的说。昶锋和二毛不能去争这个领班,结果只是两败俱伤,谁也得不到好处。   

“经理说过,你的为人没有我好。”二毛平静的说。昶锋承认这点没有二毛做得好。   

“现在前厅需要服务员和领班,你们有谁要进前厅,可以写申请书。”领班平静的说。   

勤姐的辞职申请书很快批下来。勤姐走的那天,我们在一个小饭店聚餐。   

“勤姐,我敬你一杯。”昶锋平静的说。   

“昶锋好好的干。”勤姐微笑着说。   

“昶锋真很不错,表现也非常的不错。”大姐平静的说。我们的眼中都有泪水,只是没有流出来。我们不希望看到勤姐伤心。勤姐就这样离开蓝色酒店。   

勤姐走的第二天晚上。今夜昶锋一个人又来到玫瑰迪吧。玫瑰迪吧的广告牌依然是这样的吸引着昶锋。走进去强烈的音乐刺激着昶锋的神经,刺激着昶锋的大脑,让昶锋沉沦在这个花花世界中。昶锋在酒中诉说自身的故事。在酒中体会真实和爱情。体会爱情最深刻的含义,它需要包容和理解。如果爱一个人就去包容她,包容她的一切。前提条件是她不能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在这个花花世界中我们能保证诱惑——金钱,权利,地位。如果不能——这样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爱情离不开它——它是开启爱情大门的钥匙。它能让恋人们畅游在爱情的世界中,畅游在美丽,芬芳的玫瑰花世界中,让芬芳包围着恋人,让两颗曾经孤独,寂寞的心在夜空中飞翔。在夜空中诉说他们的故事。我在夜空中需找那双动人的眼睛。这双动人的眼睛中充满自信和友好。她的眼神仿佛告诉我。昶锋能和她成为朋友。喜力像酥油茶,让我永远无法忘记在色达的十八年。   

十八年给予昶锋的太多——悲伤,打击,歧视。童年的痛苦,少年的独孤,青年的堕落。昶锋走着一条绝望的路。在绝望的同时——希望更大。满天的雪花飘落在色达这座小县时。给予它不一样的风景。昶锋喜欢色达的冬天,这时是最快乐,最能让昶锋忘记痛苦的时候。   

“帅哥一个人,玩玩。”小姐微笑着说。她的声音将昶锋从回忆拉回到到现实中。昶锋默默的看着她。昶锋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更本不可能走到一起的。她见昶锋没有理她转身离去。昶锋静静的坐在散台喝着百威啤酒,看着舞池中舞动的男男女女。   

“帅哥可以坐在这里吗?”小姐微笑着说。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她给昶锋一种很好的感觉。   

“当然可以。”昶锋微笑着说。   

这也许就是昶锋走向沉沦和让青春在都市中沉睡和寻找真实的第一步。昶锋的心灵在这时——剩下的是虚伪,欺骗,沉沦,冷酷,自私,无情,消极,让这七者在昶锋的心灵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最后中毒死亡。这就是他们让昶锋编织的黑色生活。它已经将昶锋吞没,你的灵魂已经很脏,心灵已经碎掉。昶锋除骗人,吹牛还能做什么?   

昶锋要的真实就是这样——死一万回都没有错。   

“你给我买红茶,我陪你跳舞。”她微笑着说。她似乎是孤独和寂寞让她对昶锋说出这样的话,这只是昶锋的猜测。昶锋被她的这句话从刚刚的回忆中走出来。昶锋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忧郁的脸颊。昶锋似乎在心灵中产生一种同情的心理。   

“我没有钱,不能给你买红茶。”昶锋平静的说。昶锋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仔。昶锋不能带给她所要的生活。   

“我没有钱。”昶锋平静的说。   

“我不相信,我要看你的钱包。”她严肃的说。现在的女孩怎么都这样的野蛮?   

“我真的没有钱。”昶锋无可奈何只好把钱包给她看。   

“不是还有十五元钱嘛。”她顽皮的说。怎么让昶锋遇到这样的女人?我一直陷入到深思当中。   

“你把十五元钱给我。我打的回去。”她严肃的说。   

昶锋把十五元钱给她。昶锋来到舞池当中时,昶锋看见一幕让你无法接受的一面。她在一个外国人面前跳着诱惑的舞蹈。昶锋知道她这样做的原因,她为生活必须这样做。昶锋静静的走开,静静的走出玫瑰迪吧。昶锋的世界陷入到迷茫当中。昶锋你的未来在什么地方?也许只有夜晚才能给昶锋更多对未来的思考,对成长的思考,对蓝色酒店未来的思考。   

“二毛,你走不走菜?”昶锋严厉的问二毛。   

“我不走菜。”他用冰冷的语气说。昶锋不知道为什么会出手?昶锋打二毛,这是昶锋第一次为工作打伙伴。也许还没有从勤姐走的悲伤中走出来。他没有还手,这是为什么?昶锋现在都问自身这样的问题,是对昶锋的尊重还是其他的原因?昶锋看着二毛委屈的眼神,我知道他一定很疼,昶锋出手也许真的重点。昶锋和二毛的关系没有因为打架而改变,反而越来越好。昶锋很快成为组长,他也是。   

“昶锋,我明天休息,你下班之后把对讲机拿出寝室充电,一定不要忘记。”领班平静的说。   

“我会办好的,请放心。”昶锋微笑着说。领班休息的那天,昶锋感觉到压力,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压力,同时也很紧张。昶锋不知道伙伴听不听自身的。昶锋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们都很配合昶锋。   

特别是晚上,昶锋没有叫他们走菜,他们也把菜走得很好。   

“昶锋,你帮我把蟹退下吧。”服务员平静的说。   

“这都好好的,没有问题为什么要退?我不会退的。”厂房认真的说。此时杨经理走进来。   

“昶锋就给他退了吧。”经理平静的说。经理一直给昶锋压力最后昶锋还是退掉。在这个时候传菜部也有几个优秀的伙伴调到前厅去当服务员,看到他们走出传菜部人生会发生变化的。不是每一个进前厅的服务员都会发展好,也有很多的因素会制约着他们的发展,其中自身的原因是最大的。   

“刘勇你怎么从前厅调回来?”我们平静的问他。他没有告诉我们调回来的原因。   

如果没有犯错误不会从前厅调到传菜部的。这其中肯定有原因的。   

“昶锋,刘勇是耍单被调回来的。”二毛平静的说。耍单?对于这个词昶锋无法去理解,它隐藏什么含义?在昶锋调到前厅的前和休假的前一天领班都没有来上班,昶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二毛,你知道领班为什么没有来吗?”昶锋平静的问二毛。   

“我不知道,他没有给我讲。”二毛平静的说。   

“今天有宴席,他怎么不来?出错怎么办?我从来没有负责过宴席。”昶锋自言自语的说。   

“没关系的,我相信你会做好的。”二毛平静的说。   

他给予昶锋支持,给予昶锋鼓励,就像彩虹在昶锋心中慢慢升起,也像青稞酒一样甘甜。中午客人很快就到齐。   

“传菜部,宴席走凉菜。”对讲机里发出一个男孩的声音。他的声音很雄厚,也有力。   

“收到,马上走凉菜。”昶锋平静的说。   

此时昶锋感到很紧张,自身到蓝色酒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紧张。就像洪水一样爆发开来。   

“传菜部,宴席走热菜。”对讲机不停的呼喊对传菜部。昶锋此时明白传菜部很重要,它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无论厨师菜炒得再好,服务再好。传菜部如果掉链子,那么对整个酒店都是有影响的。更何况酒店不是独立的,它是一个整理,就像足球比赛一样,是十一个人团结在一起才能完成的。昶锋也在这样的一个时刻,认识到蓝色酒店的魅力和让昶锋成长的地方。看到宴席昶锋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昶锋,你在做什么啊?怎么不去叫小吃啊?客人都快用完酒席,主食还没有上来,出问题你能负责任吗?”领班恶狠狠的对昶锋说。昶锋马上跑到小吃房叫小吃师傅上小吃。看到小吃陆陆续续的上齐。昶锋悬着的心终于可以安心的放回心中。   

“领班,明天我可以休息吗?”昶锋平静的问领班。   

“你把休假写好晚上的时候教给我。”领班微笑着说。   

晚上昶锋把假条交给领班时。领班看昶锋的眼神很怪,究竟发生什么事情?昶锋没有问领班。静静的等待他的答案。   

“你明天不用休息。”领班失落的说。   

从领班的眼神中昶锋看到和自身有关系的事情。难道是昶锋申请去前厅的事情已经批准。领班的眼中有舍不得。第二天早上昶锋刚到公司。   

“昶锋,吃完饭你去找前厅的经理报到。”领班平静的说。   

“传菜部出去的都是精英,你不要给我们丢脸。”伙伴严肃的说。   

“你们放心我不会给你们丢脸的。”昶锋也严肃的说。   

“田经理,我从传菜部调出来,现在找谁报到?”昶锋平静的问田经理。第一次见到田经理是在晨会上。田经理刚从重庆调到北京朝阳店。田经理的气质,谈吐都深深吸引着昶锋。今天是昶锋和田经理的第一次对话。   

“你去找C区的领班报到。”田经理平静的说。昶锋找到C区的领班。昶锋的前厅生活开始。它又会给我带来什么?会给我带来怎样的转变?我又会做出怎样的事情?让我离开蓝色酒店。   

“昶锋,你先和他一起学习,他现在就是你的师傅。”领班平静的说。   

看着眼前这个比我小的男孩,他的阳光和帅气让昶锋感到特别的舒服。   

“今天你就看我怎样给客人服务的?你就帮助我拿拿酒水就可以。”他微笑着对昶锋说。   

“好的。”昶锋微笑着说。   

“还有就是备餐具。我们C区离洗碗间也是很近的,看到没有餐具在不忙的时候就备好,这样下班就可以走——不值班的话。值班会晚一会。”他平静的说。   

“田经理,我的心脏不好,可不可以回家看看。”昶锋平静的说。   

“你想让我们送你回去。”田经理说这句话时,他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昶锋什么?昶锋当时没有感觉到不好的事情已经在向昶锋慢慢的走来。   

昶锋在前厅当服务员感觉一个月很快就过去。我们也轮到一个月一次的换区。昶锋被调到B区——这个夜晚注定让昶锋无法忘记的,也是最让昶锋感到意外的一次小费。   

“昶锋,领班不太喜欢你。你不给她顶起。”同事平静的说。   

第一次听到顶起。顶起究竟是怎样的含义?昶锋默默的看着他。他的眼神中充满高傲和歧视。昶锋不就是刚到前厅时间不长很多的服务流程不懂,昶锋会用行动告诉你的。昶锋一直在给98号台的客人服务。98号台的客人是一对夫妻。他俩看上起很幸福。一会的时间我看的三张台就坐满。我也忙碌起来。   

昶锋就这样耐心的给这三桌的客人服务。昶锋看到97号台的一个东北女孩,拿着我们发给她擦脸的毛巾。叠着一样玩具。怎么会叠这样的玩具?难道有什么欲望在她的心灵中升起?我看到她叠好时脸渐渐的红起来,她叠的是男性的宝贝。   

“你看他不好意思。”客人微笑着对昶锋说。那个女孩也不好意思的对昶锋微笑。   

“你还没有女朋友?我让老哥给你介绍一个。”女主人微笑着说。   

“谢谢,我现在还没有打算找女朋友。”昶锋微笑着说。此时左主管走过来。翻开昶锋的落台柜。   
“传菜部,生命的绽放 第二章 青春在都市中沉睡四【原创】
  

“这是谁的落台柜?”左主管微笑着问。   

“左主管这是我的落台柜。”昶锋平静的说。   

“整理的不错,继续努力。”左主管微笑着说。   

“服务员买单。”98号台的客人叫昶锋。   

“你好,结帐吗?”昶锋礼貌的问大哥。   

“是的。”大哥平静的说。   

“大哥,你好共消费……”昶锋微笑着说。   

大哥将钱给我。等我把找的零钱放在手银夹里递给大哥时。大哥却没有收,而是直接给我。“我不能收。”我吃惊的说。   

“你不收大哥下次不来。”大哥生气的说。我收下来蓝色酒店的第一笔小费五十元。谁也不知道,我给任何同事都没有说。   

“服务员买单。”客人叫我。   

“请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去结帐。”我微笑着说。   

“大哥我先去给客人买单。”我平静的说。   

“你去忙吧。”他微笑着说。“你好,这是的消费清单过目一下。”我微笑着说。   

他把钱给我,当我一边把钱放在收银夹里一边数着数目。怎么多一百元?金钱的欲望,贪婪的欲望让昶锋私吞这一百元。这样做的目地在什么地方?很久以后昶锋问自身。是客人故意给的还是客人多数的。昶锋一直不清楚。让昶锋犯下这样的错误。假如第一次是客人数错数目,那么第二次不应该数错。   

昶锋在B区第一眼见到他时,给昶锋的第一印象他是一个很高傲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昶锋现在还在问自身。当时他也是一名服务员。他的帅气,阳光,自信都给我的心灵对上糖。昶锋和他不可能成为朋友,我当时就这样肯定?   

“昶锋,帮我去给B68的客人买一下单。”同事平静的叫昶锋。   

“好的。”这时昶锋还没有客人,昶锋就帮助别的同事服务客人。在服务客人的过程中,昶锋认识到要做一名优秀的服务员那么就必须服务更多的客人。每当昶锋送走一桌又一桌的客人时,昶锋感到是这样的快乐,是这样的有成就感。   

“昶锋,刚才客人给你多少小费?”同事问我。   

“没有给多少。”昶锋平静的说。   

“不说就算了,我感到我的服务没有你做的好。”小梅微笑着说。   

“只要用心去给客人服务就会得到你想不到的收获。”这是昶锋总结出来的。每次得小费都是意外的。昶锋在做服务员的时间中,没有想过得小费,更没有想过客人会给昶锋写表扬信。这也是昶锋第二次回蓝色酒店得到的。从传菜部调到前厅已经快一个月。   

“昶锋,昨晚是不是没有休息好?”田经理平静的问我。   

“昨晚喝酒太多,现在头有点不舒服。”我平静的说。   

“昶锋你还能上班吗?”田经理关心的问我。   

“当然可以上班。”我肯定的说。   

我怎么会把菜上错?怎么会出现的事情?虽然田经理表面没有说什么?我内心也感到很难受,我不应该隐瞒田经理,更不应该欺骗。   

“斌哥,我下午可以休息吗?”我平静的问吴主管。   

“不可以。”吴主管严肃的说。   

“为什么不可以?生意不会很忙的?”我大声的说。   

“不行就是不行。”吴主管已经开始生气。没办法昶锋只好找别人,你不同意会有人同意的。昶锋找到蔡主管。   

“蔡主管,我下午可以休息吗?”我平静的说。   

“这个不行。你们区域客流量这样大,再加上一个旷工,一个迟到,你怎么休息?”蔡主管微笑着说。   

“我真的顶不祝”昶锋失落的说。昶锋第一次说出顶和顶不住,对于顶和顶不住还没有太深的印象。   

“那你初二到初四休息。”蔡主管平静的说。   

“好的。”昶锋微笑着说。   

“小伙子,你在这里多少钱一个月?到我那里去做,我给你双倍的工资。”客人微笑着对昶锋说。   

“我很满意现在的收入,我的工作经验还不够,你找别人好吗?谢谢。”昶锋平静的说。   

“傻子。”客人丢给昶锋这样的一句话。这样的事情昶锋经常遇到,昶锋都拒绝,昶锋知道这里要求是这样,可是别的地方要求就不是这样的。

  她来之后传菜部的兄弟没有过去的快乐和微笑,我们不希望看到勤姐伤心,

“你去找C区的领班报到,”昶锋微笑着说。

 
   


Copyright R 2011-2016 大发888体育在线 版权所有 www.techmm.com
Baidu